中国 国人对高纤维食品的认识

膳食纤维饼

(一)国民健康受到严重威胁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基本实现了从温饱型社会向小康型社会的历史性跨越,国民的物质生活极大丰富,膳食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膳食中,盲目地追求口感,对高热量、高蛋白、高脂肪和各种精细食物摄入量明显增加,而膳食纤维摄入量相对减少,忽略了膳食营养的平衡性,因而导致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便秘、肥胖症等现代“富贵病”出现高发趋势。目前,据最新资料显示,我国II型糖尿病患者已经过亿,血糖异常者成为全球第一;我国肥胖和体重超重者超过2亿以上,也成为全球第一位,其它代谢性疾病等均已超过美国成为第一“代谢综合征”和“富贵病”大国。这不仅严重影响着亿万人民的健康和生命,也造成了巨大的家庭和社会负担。

我国将近10年未做过全国范围内的“中国居民健康状况调查”,根据最近一次中国疾控中心对9个省(自治区)18~45岁健康居民的调查显示,平均每天不溶性膳食纤维摄入量由1989年的15.1g/d下降到2000年的11.6g/d,总膳食纤维摄入量由22.6g/d下降到17.8g/d。2000年农村男女平均每天不溶性膳食纤维的摄入量分别比1989年减少5.1和5.2g(2000年分别为13.2、11.8g;1989年分别为18.3、17.0g)。

各国营养学会都对膳食纤维的摄入量推荐值

美国防癌协会推荐标准:每人每天30~40克;

欧洲共同体食品科学委员会推荐标准:每人每天30克。

世界粮农组织建议正常人群摄入量:每人27克/日。

中国营养学会提出中国居民摄入的食物纤维量及范围:

低能量饮食1800kcal为25g/天;

中等能量饮食2400kcal为30g/天;

高能量饮食2800 kcal为35g/天。

据中国卫生部2005年卫生统计年鉴发布,城市人口中患病率,以肿瘤、心脑血管疾病、代谢性疾病(糖尿病、肥胖等)消化系统疾病(消化异常、脂肪肝、肝硬化等)占主要位置。全国每天由于“富贵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1.5万,“富贵病”已成为我国死亡率最高,死亡人数最多的流行性疾病。我国每年卫生费总计为6584.1亿元,用于“富贵病”的防治支出占了很大的比重。

近年来,青少年由于偏食等原因,膳食纤维的摄入量较低,在全国儿童罹患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肥胖症等的报导屡见不鲜,特别是儿童肥胖症,正在全国城乡快速蔓延。今年通过对23374名2-6岁儿童的健康监测显示,肥胖儿童占7.3%,有10.4%的儿童血脂偏高,肥胖儿童高脂血症检出率明显高于正常儿童,这种令人担忧的状况,将可能成为影响国民素质和社会发展的严重公共卫生问题。因此在城市地区积极遏制青少年肥胖与高体重现象,将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成长和控制成年后导致各种“富贵病”发病的危险因素。

魔芋饼

(二)膳食纤维与富贵病的关系

从食物起源开始研究,不难发现人类是从植物性食物开始繁衍进化而来的,这一点从我们的牙齿便不难看出。尤其对于东方民族来说,其传统的饮食结构主要来源于植物性食物,植物性食物是典型的低热量、高纤维的食物,这决定了我们的肠道功能最适合于消化这种食物。而现实中,我们的饮食结构大多偏重于动物性的食品,肉、蛋、奶以及其制成的各种高脂肪、高热量食品,这必将带来我们的消化道产生不适应。

膳食纤维天然存在于很多的植物当中,但膳食纤维一直被认为是没有营养价值的粗纤维。60年代,英国科学家就推测一些西方社会的疾病很可能与膳食纤维缺乏有关;1971年Burkitt第一次提出纤维素对预防大肠癌的保护性作用。随后,美国科学家Trowell等又提出膳食纤维概念以及它对现代”富贵病”的影响,膳食纤维逐渐成为是营养学家、流行病学家以及食品科学家等关注的热点,。进入90年代,全世界范围掀起了研究膳食纤维的热潮,受到来自不同领域科学家,包括医生、营养学家、膳食家、食品科学家、生物化学家以及与食品法规及营养教育有关的科学决策者的广泛重视,。尤其是九十年代初期,当美国前总统里根患直肠癌的消息传出后,全美甚至整个欧共体国家掀起了一股研制开发纤维食品的热潮,以往不被人们重视的食物纤维,像维生素一样成为人们谈论的重要话题。

之后,纤维素与人类健康的关系日益受人们的重视。在纤维素的构成、生理学功能、疾病防治的作用等方面,在实验研究、临床应用以及营养保健上均进行了许多卓有成效的探索。我国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家在上述领域也作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尤其是纤维素对大肠癌和心血管疾病防治作用的研究。

2000年3月25日在AACC的相关网站上以”Learn how to successfully bring a high fibre food product to market”为显著标题对膳食纤维的应用进行了讨论,2000年5月13,AACC在爱尔兰举行以高纤维食品的发展为主题的特别工作会议,同时 2000年5月13-18日,由ICC和AOAC组织的Dietary fiber-2000会议在爱尔兰Dublin举行,就当前膳食纤维的热点问题进行讨论。迄今为止美国FDA和某些协会列出了6种可允许的保健声明,其中两项和膳食纤维有关,足见膳食纤维在众多营养素中的重要性。

膳食纤维经过了30多年的研究和发展,成为发达国家广泛流行的保健食品,据悉,在欧美,高纤维类产品的年销售已过300亿美元。在日本食用纤维素类产品的年销售近100亿美元。并正式将之列为继糖、蛋白质、脂肪、水、矿物质和维生素之后的”第七大营养素”。专家们一致认为:纤维食品将是21世纪主导食品之一。

因此作为植物性食物最重要的成分,膳食纤维已成为健康饮食中不可或缺的一种营养素,尤其在当前全球高热量食物占据主流,肥胖、“三高”等各种“富贵病”肆虐的背景下,膳食纤维的作用是伴随着人体进化而存在的,其推广更具有极大的社会意义和普世价值。

膳食纤维饼干

(三)国民对膳食纤维认知度较低

目前,国民对膳食纤维的认知度还处于较低阶段,从几大营养素来看,认知度最低的就是膳食纤维。同样,作为一种“宏量元素”,膳食纤维的市场容量和用量都处于最低的消费水平。

根据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膳食纤维技术分会对国内多家膳食纤维原料企业的调查,2010年国内膳食纤维的累计出口量大约在2.3万吨,自2003年以来,年均增长率达39%,其中包括“聚葡萄糖、菊粉、大豆纤维、燕麦纤维、魔芋纤维”等多种纤维原料;而国内全年的总销售量还不足1万吨,远远小于出口的总量。另据协会调查,在美国市场,仅水溶性膳食纤维单品“聚葡萄糖”的年用量就达6万多吨,而国内总用量尚不足3千吨。人们早就知道身体生长发育和维持其正常功能必须摄入足够的能量和蛋白质,同时需要补充一定量的维生素、微量元素,但膳食纤维不可或缺和不足却知之甚少,因此形成我国膳食纤维市场还处在萌生发育阶段。

第七营养资讯

(四)纤维类食品市场缺位

由于人们对膳食纤维重要性的认识还处在朦胧阶段,由于有关部门和组织还未把膳食纤维放在公众营养所必需的层面进行强调和宣传,也由于企业囿于成本和对市场信心的不足而在终端产品中不愿添加或只做概念性的添加,致使市场上膳食纤维产品不多,使消费者无法随意便捷地选购纤维食品。

据调查,我国现有膳食纤维生产企业近百家,各种纤维类食品已达近百种。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膳食纤维知识普及不够到位,整个市场容量仍停留在一个较小的水平上。

近年来,我国著名的食品企业如:光明乳业、汇源果汁、农夫山泉、蒙牛、伊利、娃哈哈等食品业巨头已纷纷推出富含膳食纤维的健康食品,为膳食纤维的普及和应用发挥了良好的带动作用。越来越多的食品企业意识到膳食纤维潜在的市场号召力,纷纷在自身产品的基础上开发膳食纤维食品,膳食纤维的应用面在慢慢扩大。

但是多数食品企业仍处于尝试阶段,并未掀起膳食纤维的应用热潮。相对于如火如荼的国际市场我国膳食纤维市场的发展尚不够成熟。另外从行业法规上看,行业标准以及质量标准还不健全,目前多数企业只有沿用国际标准执行;从供应企业来看,专业生产膳食纤维的企业还很少,国内应用企业及应用量也少之又少;从产品质量来看,发展参差不齐,多数企业在膳食纤维的口感、含量、色泽等指标上还存在很大问题。因此,技术上加快创新、行业加快配套建设等是当前膳食纤维市场的当务之急。

综上所述,开展和加强膳食纤维科普教育及应用推广势在必行,指导和组织企业遵规守法生产合格优质膳食纤维产品刻不容缓。

责任编辑:第七营养资讯 www.diqiyy.com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