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

近日,由人民卫生出版社主办、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国家级医学专业期刊《中国医刊》发表的一篇临床研究受到医学界广泛关注。图片[1]-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这篇《多种膳食纤维对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的影响》的研究发表在该刊2019年第54卷第4期,研究者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马方教授团队所做的科研。
马方教授系北京协和医院营养部原主任,中国医师协会营养医师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临床营养专业主任委员,北京市临床营养质量控制与改进中心主任。
马方教授从事临床营养工作20余年,擅长糖尿病、痛风、肥胖等慢性疾病的营养治疗,著有或参与编著《现代临床营养学》、《临床营养学教材》等多部专业及科普书籍。图片[2]-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该研究旨在评估多种膳食纤维对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敏感性和胰岛β细胞功能的影响。研究选取2014年4月至2015年10月在其研究各分中心就诊的300例未采用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按照160∶80∶60的比例使用随机数字表法分组,多种膳食纤维组160例,单一膳食纤维组80例,对照组60例。对3组患者分别采取能量相似的3个月主食干预。
比较干预前后各组胰岛素抵抗指数(homeostatic model assessment of insulin resistance,HOMA-IR)、胰岛素分泌指数(homeostasis model assessment islet beta,HOMA-B)、空腹血糖、空腹胰岛素的变化。图片[3]-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胰岛素抵抗是指各种原因使胰岛素促进葡萄糖摄取和利用的效率下降,机体代偿性的分泌过多胰岛素产生高胰岛素血症,以维持血糖的稳定。胰岛素抵抗易导致代谢综合征和2型糖尿病。
遗传、肥胖、疾病、药物等是导致胰岛素抵抗的主要原因,而肥胖是导致胰岛素抵抗最主要的原因,2型糖尿病患者诊断时80%伴有肥胖。
研究结果:多种膳食纤维组124例、单一膳食纤维组63例、对照组43例患者完成3个月的干预和随访。多种膳食纤维组空腹胰岛素(FINS)较干预前下降,多种膳食纤维、单一膳食纤维组HbA1C较干预前下降,差异均有显著性(P<0.05)。
干预后,多种膳食纤维组HbA1C低于单一膳食纤维组,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干预前后,多种膳食纤维组HOMA-IR[M(Q1,Q3)]由3.01(1.89,5.19)降至2.89(1.57,4.30),干预前后差异有显著性(P<0.05)。
研究结论:多种膳食纤维可以改善未用胰岛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抵抗情况。图片[4]-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近年来糖尿病发病率逐年增加,通过饮食干预控制血糖已成为目前研究的热点,良好的饮食管理有助于血糖达标并减少血糖波动 [1-2]。
胰岛素抵抗在糖尿病的发病机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主食是人体碳水化合物的主要来源,开发能够改善胰岛素敏感性的主食对于治疗糖尿病具有重要的实用价值。
马方教授的研究团队前期研究发现,多种膳食纤维主食有助于空腹及餐后血糖的控制[3-4]。为探讨其机制,通过对经过饮食控制(多种膳食纤维主食)配合运动和(或)非胰岛素降糖药物治疗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敏感性和胰岛β细胞功能的改变情况进行观察研究。图片[5]-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该研究是在既往研究发现的基础上,从胰岛素敏感性和胰岛β细胞分泌胰岛素功能方面进一步分析多种膳食纤维主食改善血糖的作用机制。
研究指出,膳食纤维改善血糖控制情况可能与其两方面的性质有关 :
①膳食纤维本身的黏性和持水性 ;
②膳食纤维发酵产生短链脂肪酸。
膳食纤维的黏性使其能延缓胃的排空,并减慢营养素和淀粉在小肠中的吸收,其持水性则可增加食糜在胃肠道的体积,引起饱腹感,且可溶性膳食纤维的黏性和持水性均较不溶性纤维更强。
膳食纤维可被肠道菌群发酵产生短链脂肪酸,主要包括乙酸、丙酸和丁酸。与不溶性的纤维素相比,可溶性膳食纤维更容易被完全发酵产生更多短链脂肪酸 [5]。
由于肠道中存在多种产短链脂肪酸的细菌,每种细菌对底物的需求不同,因此在相同的时间内,给予多种膳食纤维可能会满足更多种类细菌的代谢需求,并产生更多的短链脂肪酸。图片[6]-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研究认为,多种膳食纤维改善胰岛素敏感性可能有以下 3种机制 :
①减少内毒素入血,发挥抗炎作用。一项系统评价发现,糖尿病患者体内内毒素水平高于非糖尿病者,内毒素与巨噬细胞结合后可使其释放促炎因子 [6] ;还可与体内多种胰岛素靶细胞(肌肉细胞、肝细胞、脂肪细胞等)Toll样受体4 结合,并激活细胞内的JNK、IKK 等蛋白激酶,导致胰岛素受体底物丝氨酸磷酸化,抑制正常的酪氨酸磷酸化,从而产生胰岛素抵抗 [7]。
短链脂肪酸可以加强肠黏膜屏障,减少内毒素入血所引起的胰岛素抵抗 [7-8],还可促进结肠调节性T淋巴细胞的生成[9]。通过上述机制,可使炎症所引起的胰岛素抵抗得到减轻。
②短链脂肪酸可增加胰升糖素样肽和YY多肽的分泌。短链脂肪酸可使肠道酸化,不利于产硫化氢、吲哚菌生长,减少硫化氢和吲哚对胰升糖素样肽和 YY 多肽生成的抑制 [10]。乙酸和丁酸还可直接刺激肠 L 细胞分泌胰升糖素样肽和 YY 多肽,增加饱腹感 [11]。
③短链脂肪酸可下调过氧化物酶增殖物激活受体 γ 激活 AMP激活的蛋白激酶通路,促进脂肪酸氧化和能量消耗,减轻体重,改善胰岛素抵抗 [12]。图片[7]-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综上所述,相较于普通饮食,含多种膳食纤维的食物可通过多种机制改善胰岛素抵抗,饮食治疗方式更符合国人传统生活习惯,值得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推广使用。
与此研究相印证的是,目前在全国各级医院营养科和内分泌科推荐的魔遇复合膳食纤维饼正是在临床实践中证实了这一最新科研结果的科学性。
魔遇复合膳食纤维饼主要成分为全麦粉、魔芋、燕麦、大豆粉、抗性淀粉、菊粉、秋葵粉、茯苓、山药、葛根等多种原料,并含有药食同源性食物。
产品中含有的小麦纤维、大豆纤维、黄秋葵、茯苓纤维为不溶性膳食纤维,魔芋葡甘聚糖、燕麦β-葡聚糖、抗性淀粉、菊粉等均为可溶性膳食纤维。图片[8]-最新研究:多种膳食纤维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胰岛素抵抗进而改变-第七营养资讯

魔遇复合膳食纤维产品临床使用两年多来,在改善糖尿病患者的饥饿、降低餐后血糖波动、防止下一餐前出现低血糖方面起到了很好的饮食治疗作用。对于糖尿病前期患者的胰岛功能恢复、空腹和餐后血糖的平稳控制、糖化血红蛋白的降低等方面都有很多临床获益案例。
特别是食用在3个月以上的2型糖尿病患者,其血糖、血脂、糖化血红蛋白、体重、肠道功能等方面均有较大获益,部分患者在医生的建议下,还适当减少了降糖药物的使用量,并且身体的营养状况也得到了全面改善和提升。
为进一步取得魔遇复合膳食纤维饼在2型糖尿病患者饮食干预中的作用机制和循证学依据,目前第七营养公司和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广安门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国内知名院校合作开展的科学实验和临床研究正在有序进行,预计在明年将会有更多的科研成果和临床运用推广到糖尿病患者的医学营养治疗中。
参考文献:
[1] 崇凯芳,李俨.饮食运动干预对职工体重指数及血压血糖和血脂代谢指标的影响[J].中国医药,2018,13(5):710-713.
[2] 杨晶,李菁,周立新,等.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行为与血糖波动现状的研究[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7,45(10):53-55.
[3] 何书励,马方,张家瑜,等.不同主食成分对糖尿病患者血糖的影响——药食同源主食、小麦纤维主食与普通主食的比较[J].中国糖尿病杂志,2017,25(9):773-777.
[4] 柳萍,陈伟,张家瑜,等.富含膳食纤维主食对2型糖尿病患者糖代谢效应的影响[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6,44(6):24-28.
[5] 杨月欣,向雪松.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版)[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456-472.
[6] Gomes J, Costa JA, Alfenas R. Metabolic endotoxemiaand diabetes mellitus: a systematic review[J]. Metabolism,2017(68):133-144.
[7] Saad MJ, Santos A, Prada PO. Linking gut microbiota and inflammation to obesity and insulin resistance[J]. Physiology(Bethesda), 2016, 31(4):283-293.
[8] Matheus VA, Monteiro L, Oliveira RB, et al. Butyrate reduceshigh-fatdiet-inducedmetabolic alterations, hepatic steatosis and pancreatic beta cell and intestinalbarrier dysfunctionsinprediabeticmice[J]. ExpBiolMed(Maywood),2017,242(12):1214-1226.
[9] Smith PM, Howitt MR, Panikov N, et al. The microbial metabolites, short-chain fatty acids, regulate colonic Treg cell homeostasis[J]。Science,2013,341(6145):569-573.
[10]Zhao L, Zhang F, Ding X, et al. Gut bacteria selectively promoted by dietary fibers alleviate type 2 diabetes[J]. Science, 2018,359(6380):1151-1156
[11] Nohr MK, Pedersen MH, Gille A, et al. GPR41/FFAR3 and GPR43/FFAR2 as cosensors for short-chain fatty acids in enteroendocrine cells vs FFAR3 in enteric neurons and FFAR2 in enteric leukocytes[J]. Endocrinology, 2013, 154(10):3552-3564.
[12] den Besten G, Bleeker A, Gerding A, et al. Short-chain fatty acids protect against high-fat diet-induced obesity via a ppargammadependent switch from lipogenesis to fat oxidation[J]. Diabetes, 2015, 64(7):2398-2408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第七营养的头像-第七营养资讯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